公告:欢迎访问户口网!

  日前,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最新一批指导性案例,“北雁云依”诉济南市公安局历下区分局燕山派出所公安行政登记案入选。2009年,济南市民吕某给女儿起了一个既不随父姓、也不随母姓的诗意名字——“北雁云依”。在办理户口登记时,当地燕山派出所拒绝登记,认为姓名“北雁云依”不符合办理户口登记条件。2009年12月17日,吕某以被监护人“北雁云依”的名义向历下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这也成为全国首例姓名权行政诉讼案。2015年4月24日,历下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驳回原告“北雁云依”要求办理户口登记的诉讼请求。
  不错,民法通则第九十九条规定:公民享有姓名权,有权决定、使用和依照规定改变自己的姓名;婚姻法第二十二条规定:子女可以随父姓,可以随母姓。但是,公民行使姓名权不能无限度。根据2014年11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对上述规定作出的解释:公民依法享有姓名权,公民行使姓名权,还应当尊重社会公德,不得损害社会公共利益。公民原则上应当随父姓或者母姓。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在父姓和母姓之外选取姓氏:选取其他直系长辈血亲的姓氏;因由法定扶养人以外的人扶养而选取扶养人姓氏;有不违反公序良俗的其他正当理由。
  而“北雁云依”既不是其他直系长辈血亲的姓氏,也不属于“由法定扶养人以外的人扶养而选取扶养人姓氏”。同时,从“公序”上说,姓名权虽然属于个人私权,但也事关公共管理。如果随意给后辈选取姓氏,甚至凭借自我喜好而创造姓氏,不利于实现社会成员的良性管控。而从“良俗”说,姓名权虽是公民个人私权,但姓甚名谁,应符合当前的社会习俗,不能冲击伦理观念。如“北雁云依”一名,虽然富有诗意,但该如何体现血缘传承、伦理秩序和文化传统呢?
  事实上,了解更多关于海南户口资讯,关注海南人才引进服务中心,从“北雁云依”到“王者荣耀”、“黄蒲军校”,无一不折射出个别家长在给孩子起名时的“自娱自乐”。但孩子的名字并非家长的私有财产,即便怪名成功落户,孩子长大后又该如何自处?从这个意义上说,所幸“北雁云依”没有破例,否则“西部牛仔”、“南方孤雁”等怪名很可能一拥而上。

除非注明原创,否则文章均为户口网微信号(18123270510)转载于其他网络平台,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

本文链接:http://www.cdxinghe.com/30389.html

发表评论

本文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