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欢迎访问户口网!

  南京作为较早加入“人才大战”的二线城市,高端人才稀缺一直是其人才资源的突出短板。南京一位负责人才工作的官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南京其实并不缺普通人才,真正缺的是顶尖的领军型人才。
  “强省会”战略
  留住人
  今年以来,多地再次出台或者升级吸引人才政策,制定了较全面的人才引进体系,政策也在逐步细化。各城市也不惜投入,拿出“真金白银”,在人才落户、购房补贴、生活补贴、配套保障等方面加大引才力度。
  首都经贸大学城市经济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张智新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所谓二线城市的“人才焦虑”,本质上是这些城市在经济、社会发展上的焦虑。恰恰是这种发展焦虑,使得二线城市想通过人才新政,让城市短期内在经济增长、财政性收入增长等方面取得进展。
  张智新则认为,目前的“人才大战”中,一些城市出台的人才新政是一种靠指标或者是为出政绩的一种临时性制度措施,若没有后续政策跟进和配套,想长期留住人才肯定是不行的。此次各城市加入“人才大战”应看成是一种政府行为,而非市场行为。
  不过,宽松的落户政策所带来的人口增长,使得多个城市房价出现反弹。随着更多城市跟风加入,人才新政也面临着是吸引人才还是刺激楼市的争议。
  不止是南京,进入2019年以来,多个城市继续加码人才政策。相关统计数据显示:截至3月1日,在2019年发布各种人才引进与落户等政策的城市已超过20个。
  进入2019年,一场由二线城市率先发起、持续两年多的“抢人大战”再度升级。  2月27日,南京市发文,将自2018年3月1日起执行的《关于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人才和技术技能人才来宁落户的实施办法(试行)》继续试行一年。
  2月13日,西安又发布落户新政,门槛再降,这是西安两年内第七次调整落户政策,而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辽宁省沈阳市、江西省南昌市早已将落户门槛降至中专学历。
  在南京市委党校市情研究中心副主任王辉龙看来,高端人才一定是在顶级城市间对流。南京的现状是,顶尖人才落地需要时间来构建产业基础,南京的人才集聚效应也难以匹敌一线城市。
  张大伟表示,目前全国大部分城市的人才政策,大多只考虑到了用降低门槛吸引人来,但没有留住人才的措施。这种情况下,吸引来的很多是购房者,甚至有可能出现炒房客借助人才政策在不同城市购房落户的可能性,从而导致房地产市场波动。
  据中原地产数据统计显示,南京、合肥、成都等城市均在2018年落户超10万人。此外,长沙、武汉、西安、郑州、合肥等城市均明确提出未来5年引才百万的目标。
  据《经济观察报》统计,今年中国至少已有18个城市从不同角度对楼市进行不同程度的调整,其中直接松绑的方式涵盖了降低首付、下调首套房贷利率、取消限售、限购等。
  在动辄百万的引才规模之下,人口争夺成为城市竞争的新形式,以西安、郑州为代表的新兴二线城市几乎是举全市之力引才。某种程度上,城市间“人才争夺战”已从抢人才变成了抢人口。各城市亦拿出“真金白银”,从租房、购房、生活等方面提供补贴,以吸引更多人才流入本地。
  国务院参事、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原主任马力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城市放宽落户条件是必然趋势。马力认为,如今中国的人口红利逐步消退,老龄化日益严重,人力资本成为驱动经济增长的新动力,中国未来发展靠的是人才红利。
  除为高校毕业生发放租房补贴和见习补贴外,南京人才安居福利再升级,将企业博士安居租赁补贴由原来的每月1000元提升为2000元。沈阳开始对高校毕业生提供租房补贴,标准为博士每月800元、硕士每月400元、学士每月200元。
  数据显示,西安加入“抢人大战”不到两年时间,新增落户人口超100万人,截至2018年底,西安市户籍人口平均年龄为38.07岁,比新政实施前平均年龄下降1岁,老龄化率也下降了1个百分点。而纵观2018年西安各月房价走势,整体均价维持在1.3万元/平方米左右,环比涨幅高达15%。
  今年,大连取消了参与积分落户的房屋办理落户后3年内不得抵押、转让的规定,并且将参加社会保险满1年可参加积分落户的标准降低为6个月即可;西安则全面取消购房落户的社保要求,其中,购房落户不再受社保年限和购房时间、面积的限制;南京修订积分落户实施办法,规定房产面积每满1平方米计1分,并且社保由“2年内连续缴纳”变为“累计缴纳社保不少于24个月”。

除非注明原创,否则文章均为户口网转载于其他网络平台,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

本文链接:https://www.cdxinghe.com/32025.html

发表评论

本文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