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欢迎访问户口网!

“黑户”大学生不在少数
考上大学,拥有城镇户口,成为一名干部……在过去,曾经有过一位农民子弟成功地“鲤鱼跳龙门”。由于有了城镇户口,就能享受城市居民的许多福利和好处。伴随着市场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大学生包分配的历史终结。对徘徊于市场经济人才市场的新生代大学生而言,户口常常成为鸡肋。特别是一些从农村来的大学生,经常到城市换工作、换生活,口袋里的户口迁移证就过期了。纠缠“黑户”后遗症随着一张小小的身份证丢失从而全面爆发·······到底是什么让毕业大学生陷入“黑户”泥潭?高校“黑户”人数增多与大学生户籍意识的增强有着密切的联系,但更深层的则是中国转型的缩影。人制改革,导致国家干部的范围缩小;社会地位的变化,突显了大学生从“天之骄子”到“蚁族”的转变,由此引发的社会分配的变海南落户政策化,使农村大学生成为二元户籍制度下的尴尬群体。户口丢失面临尴尬“户口这个东西说起来重要,排在第二位的,用起来需要,忙起来忘记。“真的可以用的时候可以把人急死,”在乌鲁木齐公立中学教书的陈明告诉新疆都市报的记者。谈到毕业后的很多年,由于户口给自己和家庭带来了很多麻烦,他仍然心有余悸。「那时看见录取通知书上写著要迁往西安,心里别提有多高兴。」小时候住在四川乡下的他,那时为自己能因为考大学就有城市户口而激动。不过,从乡村到城市户口的转变只带给陈明短暂的虚荣与自信,随着大学毕业,他的“黑户”烦恼也随之开始。在2004年大学毕业后,陈明与云南的一所学校签订了协议,户口也随档案一起迁往那所学校。但是因为陈明欠学校的学生贷款,学校把毕业证押在了身上,根据当地的落户规定,没有毕业证就不能落户,他的户口最终没有落下。之后的三年中,一张过期的迁移证,一张即将过期的身份证,成为他唯一可以证明自己的证件。在2007年陈明从原单位辞职后,他准备参加研究生考试。但是登记之后,他的身份证就丢了。无证人员不得进入考场参加考试,必须先办理身份证。而且没有户口就办不到身份证,可我当时已经成了黑户,自己也不知道,拿到老家派出所一家人说,户口迁移证已经过期,必须重新办理。又得先落到初次签的那一方,才能转.”千里迢迢的来来回回让陈明身心疲惫,他万般无奈地放弃了已经复习了大半年的考研。随后,陈明带着过期的户口迁移证件和女友来到乌鲁木齐,准备参加社会公考。这次,虽然户口过期了,但他却是幸运的,在核对完毕业证后,监考老师让他参加了考试,并顺利考上。但是在政治审判中,没有犯罪记录使他难以生存。由于他是“黑户”,没有任何派出所能为他开具证明。正当陈明再一次心灰意冷时,一位朋友介绍他到一家劳务派遣公司工作,交了近1000元钱后,繁琐的手续变得简单多了,挂靠的集体户顺利办下来。使他顺利地成为一个国家行政中学的教师。已结婚的陈明,虽然和妻子都付了一些钱,把户口办成了集体户,但他们还没有属于自己的财产。陈明说,他最担心海口落户的是,以后如果有了孩子,孩子的户口怎么办?由于根据规定,集体户家庭的孩子不能再归集体所有了。他毫不担心地说:“我和妻子都曾经做过‘黑户’,如果买不起房子,孩子就会永远变成‘黑户’。”2010年,“非农产业转移”遇到困难,李超从乌鲁木齐一所高职院校毕业,当初她从农村转到学校时,户口要转走,因为她找不到单位可收户口,户口迁往了她所在的人才交流中心。而且生源地人才交流中心只能办一个集体户口,这让李超和他的父母非常失望。李超认为,即便不能很正式地将户口迁到乌鲁木齐,至少也可以回到乡下。在乡下有几十亩海南落户地。现在,农转非的手续已经变得很简单,但让她没有想到的是,非农业户口改为农业户口并不那么简单,相关手续的办理要经过六七个关卡,关键是还要得到出生地的村委会和乡镇政府的同意。

除非注明原创,否则文章均为户口网【微信18123270510】转载于其他网络平台,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

本文链接:https://www.cdxinghe.com/5022.html

发表评论

本文评论已关闭!